好烦好烦好烦啊

十年

  又是一年结束了,三叔你快更新啊啊啊啊

  2005的最后一天,吴邪靠着从二叔那里借来的伙计镇住了场面,艰难的支撑着吴家最后几个盘口。
  2010的最后一天,吴邪将毒液滴入鼻腔,继续在无数混乱的意识中挣扎。
  2012年的最后一天,吴邪手上的第十三道刀疤裂开,他靠着小哥的石像,听着远处传来的念经声,再一次整理自己的计划。
  2014年的最后一天,吴邪在墨脱的雪地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,不甘的合上了眼睛,被大雪一层一层的覆盖住,不留痕迹。
  2015年的八月,张海客打开了长白山的青铜门,他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想要等的那个人。
 

  2005到2015,这场十年的等候终于结束。